第1743章 觉醒高手之战(1 / 2)

关止水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非常惊讶。

因为他想不到为什么顾远一定要去扶桑跟麻仓胜天交战呢。

不论从哪个方面去讲都没有理由。

可是这种事情就是已经发生了。

所以关止水非常想要知道理由。

“为什么呢?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”

思来想去,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或者说,他根本就找不到原因吧。

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,这种情况绝对不是突然间就能冒出来的。

关止水对盛宽怀说。

“你去扶桑一趟,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吧。”

“好的,我这就去。”

就在盛宽怀刚扭头准备去的时候,关止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于是他马上又叫停了这个行动。

“别了,还是别去了,我突然想到你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处。”

“啊?这……”

关止水明白,盛宽怀的修为根本就不够。

他去了若是能调查清楚自然是好的。

可如果一旦调查不清楚的话,那岂不是就要跟顾远抗衡了么。

仔细想来,关止水应该是没有跟顾远抗衡的能力,基本上也就是被顾远杀掉吧。

“你去了没准会死,还是别去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您亲自去吗?”

本来盛宽怀以为关止水会亲自去,可是他却摇摇头。

“不可能,我与麻仓胜天有约,有生之年我不去扶桑,他不来龙国。”

事情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事情。

但是盛宽怀却非常惊讶。

“与麻仓胜天有约?这个约定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呢。”

“你们当然不知道了,我们二人之间的约定又没有必要通知整个江湖。”

“好吧,那顾羽林在扶桑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?”

关止水无奈地摇摇头:“不知道该如何处理,先歇着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说实话,盛宽怀不太相信关止水有无奈的时候。

可是当关止水把这种无可奈何的样子展示出来之后,他除了相信以外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既然是这个样子,那么也就别去想那么多了。

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。

关止水虽然到不了气定神闲的状态,但他也不会让自己以及手下太过于为难。

一旦都那么为难的话,以后还怎么做事呢。

“静观其变吧,看看到最后顾羽林会怎么弄。”

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盛宽怀虽说有些失落,但他也知道关止水已经做好的决定就不会更改了。

然而盛宽怀还是想要获得一些功劳的。

于是他对关止水说。

“关大人,卑职有一个想法。”

“什么想法?”

“反正顾羽林现在也在扶桑,国内的事情他也处理不了,不如我带着人去把蒋依依他们收拾掉算了,这个机会很难得啊。”

一开始关止水还不是那么愿意。

不过仔细想想之后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。

“嗯,也好,那你就去吧,最好速度快点,能把事情一劳永逸地解决。”

“放心,蒋依依那帮人又没有觉醒,我去收拾他们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既然已经做出了这个选择,那么盛宽怀便准备去做事了。

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几乎可以算作是马不停蹄了。

这个人太想要立功,太想要在关止水面前展示。

即便关止水知道他有一股子向上爬的劲头,即便关止水不太喜欢,但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眼下正是用人之际。

除了手下这些人以外,他也确实是没什么可用的了。

所以暂时也只能如此。

就这样,盛宽怀便叫着黑无常以及李兴等人去立功了,他发誓一定要给关止水带一个大大的功劳回来。

只是关止水仍然在苦思冥想。

他甚至开始自言自语。

“顾羽林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,你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?”

在这个时候,顾远和麻仓胜天的战斗已经打响。

此刻麻仓胜天直接就掏出来了一个武器。

他武器竟然是一杆阴阳幡。

看到这个阴阳幡,顾远还比较好奇呢。

“哦?你这是什么意思呢,你们阴阳师都用这个东西打架么。”

“废话少说,鬼头降世!”

随着麻仓胜天开始挥动着阴阳幡,一个鬼头的幻影直接从天而降。

那鬼头就像是一个狮子一样,任谁看都觉得特别恐怖。

这就是阴阳师的招式,类似于奇术,却又比奇术更加高明。

顾远在面对那鬼头的时候当然是直接一个闪躲。

这种从天而降的招式对于顾远来说可并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东西。

更何况其速度还非常慢呢。

所以说,顾远根本就不用太过于害怕。

甚至根本就不用去想那么多。

只不过在顾远躲开之后,那鬼头瞬间就转向了。

麻仓胜天笑道:“哈哈,顾羽林,你以为我的鬼头只有下降这个方向么,你太低估我了。”

在鬼头即将落地的时候,它直接就是一个急转弯,径直朝着顾远冲了过去。

在接近顾远的那一刻,鬼头突然张开血盆大口,竟然将顾远生吞了下去!

谁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有这种情况。

就连观战的服部亚太也没有想到情势竟然如此激烈。

甚至看起来顾远好像是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啊!

没有还手之力?

当然不可能。

哪怕周这件事告诉麻仓胜天他也不会相信顾远没有还手之力的。

虽然鬼头将顾远吞掉了,可是就在片刻之后,鬼头便炸开了。

从里面,顾远直接就打出来了一个十字斩!

他是从内部硬生生地将这个鬼头切开的。

不过很可惜,顾远并不是安然无恙,而是身上已经有了一些伤痕了。

见到顾远多少有些负伤,麻仓胜天就非常开心。

“看起来你应该没有那么强大,大概就是在修炼的时候被打扰,所以让自己的修为倒退了吧。”

想到了这些,麻仓胜天便非常开心。

他一直都秉承着一个原则,那就是能让自己少付出一些就少付出一些,毕竟跟顾远的战斗可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完成的。

顾远一开始笑了笑。

不管转念一想,便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笑的。

“罢了,你愿意怎么以为就怎么以为吧,我不会太把你当回事的。”

“哦?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