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“果然,他……知道!最起码他跟那个三万多年前的姬帝,也有关系……!是传承者,还是什么?等等……人皇道,不可能是传承者!再厉害的传承者,也不可能把亘古皇道传承下去!”

“而且,三万多年前那个如同传奇一般快速崛起制霸星空的姬帝,也绝对不是人皇道的强者!”

这一刻孟天都心中的震撼,已经无法形容了。

而在孟天都疑惑震撼的时候,萧天策就正在抬头看着他,也猛地问道:“孟兄,在想什么?难不成孟兄觉得我跟那个神秘而强大的姬帝认识不成?”

孟天都听到萧天策的话后,才猛地回过神来,然后就赶紧摇头说道:“不没有,我刚刚只是在想,以着萧兄的潜力,超越那个姬帝,应该没问题,萧兄崛起的速度,可要快的多啊……”

萧天策摇头,喝了口茶水,说道:“孟兄过誉了……”

孟天都也赶紧压下心中的震撼,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茶水。

萧天策转移了下话题,继续对孟天都问道:“孟兄,你的意思是,当初那个姬帝才是源大陆封闭三万年的根源吗?”

孟天都摇头说道:“不是,姬帝当年虽然很强,但源大陆中,也不是没有更强的存在,当年的传闻,好像是无尽星空中的至高规则之网,对源大陆上那几大最强的势力跟强者,进行了反噬,这才是主要原因……”

“而姬帝对源大陆的攻打,只能说是一定程度上的原因了,并不是主要的……”

萧天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:“嗯,那孟兄,难道当年,三万多年前,就比如黑暗大世界,机械族大世界,兽族跟古族这种排名前十的大世界中,就没有第三步的强者了吗?”

孟天都皱着眉头说道:“有,而且还不少……”

“那为何,现在这些大族内,也没有第三步的强者了呢?”萧天策继续追问。

孟天都深吸口气说道:“当年至高规则反噬无尽星空的时候,源大陆发出了强者召集令,所有第三步的强者,全都汇聚到了源大陆之中。然后那些强者,传闻中陨落了八九成之多,剩下的,随着源大陆的封闭,也没有能够出来……”

“那一战,无尽星空中的精锐,可以说是尽毁了……”

萧天策眉头紧皱,再次问道:“可是孟兄,你说这无尽星空这么大,源大陆之外,还有三千六百座星空扇区。这么多星空扇区之外,还有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内世界。难道说,这么广大无边的范围中,难道就一尊第三步的强者都没有了吗?”

萧天策很是怀疑,人心是最难以揣测的,不可能当年源大陆召集令发出,这无尽星空中的所有第三步的强者,就都会过去的吧?就真没人藏着了?

果然孟天都点头说道:“应该有,跟萧兄你的怀疑一样,我也不信,就算是源大陆封闭了三万年,这无尽星空中难道就一尊第三步的强者,也没有了?”

孟天都停顿了下后,又说道:“而且虽说这无尽星空中的根基在源大陆那边,最精纯的本源力量也在那边,但是无尽星空中,据我所知,还是有着那么一些地方,有着跟源大陆上,能量等级一样的本源之井存在的。”

“那……?”萧天策再次开口询问,只是这一次还不等他说完,孟天都就打断了他,开口说道:

“当然就是有八级战王强者,拿到了本源之井,想要晋级到第三步也难,而且就算是当年逃过了那一劫难的第三步强者,估计也是强弩之末了。源大陆不开,他们的本源力量,随着时间的流逝,会越来越弱的……更别说出战斗了……”

孟天都喝了口茶水,笑着对萧天策问道:“萧兄,刚刚我说的是,三万多年前,无尽星空各方中的第三步强者,都去了源大陆,但你是不是忽略了,我并没有说,当年那些九级至尊的强者,你就不好奇,他们现在在哪里吗?”

孟天都脸上多了一丝笑容,刚刚的话题,太过于沉重与无奈。明明他们现在已经到了能够变得更强一步的程度,但却是因为各种原因,就只能停留在目前的这个境界上,不能够再有进步……

果然萧天策就赶紧对着孟天都追问道:“孟兄的意思是,那些九级至尊,还在这无尽星空之中?”

萧天策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:“可是孟兄,你刚刚说现如今,这无尽星空中,最强的战力,也就是八级战王极限的……”

孟天都笑着点头说道:“嗯,现在因为至高规则根源大陆的原因,自然是八级战王就是极限,但是那些九级至尊,也是存在的……”

啪嗒,啪嗒,啪嗒……

孟天都的手指不断的敲打着桌面,深吸口气,继续说道:“据我所知,那些排名前百的大族内,基本都有着一两尊九级至尊的存在,只是跟那些隐藏不出世的第三步强者一样,他们也不敢出来……”

“现在源大陆不开,星空本源能量不足,他们就算是出来,想发挥出九级至尊的战力都难,本源之力不足的话,是根本发挥不出九级至尊的战力的。所以他们就算是出来了,撑死了也就是八级战王极限的战斗力。”

“而就算是他们偶尔能够发出一两道九级至尊程度的攻击之力,但只是一两次攻击的话,想要打死一尊八级战王,也不太现实,不是吗?”

孟天都说到这里的时候,身上有着一股傲气弥漫了出来:“就比如说有个九级至尊程度的老妖怪,想要弄死我,不惜代价,打出几道九级至尊程度的攻击来,想杀我,也是做梦……!”

孟天都说完又赶紧补充了一句,看着萧天策说道:“当然,对于萧兄也是一样。就算是跟你有仇的,比如那兽族的九级至尊出来,想要干掉你,也难……反而他若是被你耗的掉了阶位,嘿嘿……那乐子可就大了啊……”

萧天策点了点头,喝了口茶水说道:“嗯,明白了,所以今日那四大族群的八级战王,退去。他们是想着轰开源大陆之后,他们族内的强者战力更强了,再来杀我,对吧?”

孟天都点了点头,但下一刻他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,看着那坐在他对面,一脸无所谓的萧天策,脸上的肌肉,就不禁的抽搐了两下。

“长青,你想要盐道衙门你就和老夫说,你不说老夫怎么知道你想要呢?

如果你想要,老夫送给你就是了,何必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呢?伤了和气不是?”

长孙无忌说的那叫一个胸襟宽广,立马引来秦爵爷一阵腹诽。

“如此,那我就多谢长孙伯伯了。”

秦长青瞥了一眼长孙冲,“还愣着干啥,准备笔纸,写移交契约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长孙冲明显一愣,眼里充斥着疑惑:我爹就是比喻,比喻你懂不懂?你真以为我爹会把盐道衙门交给你,别特么做梦了,谁家手里掌握民生,谁家在朝堂才有话语权的。

长孙无忌的脸色瞬间漆黑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牙齿咬得吱嘎作响,“长青,马三宝就教你这么做人的?”

“舅舅哎,咱们可是一家人,一家人不能说两家话,马三宝和我没亲戚关系,教我啥我也不能听。但是您不一样啊,您不光是当朝宰辅,还是我舅舅,一口唾沫一个钉,你不能欺骗外甥女婿对不对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